当前日期: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网站首页学校概况校园新闻园丁风采教育教学魅力涿中党建工作联系我们
2020六合开奖结果 > 园丁风采 > 心理健康 >  
《夜的命名术》:阿根廷女诗人皮扎尼克的爱与死
来源:未知 点击数:次 更新时间:2019-11-22 13:53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她的诗歌深深打动了汪天艾。 她说:“首先,她的诗歌是一种不断向内的写作,她对‘我’这个个体的关注,对日常感性的关注贯穿全部的创作生涯。

  
 

   可能有的人会觉得这是一种所谓‘小’的写作,我不是这样觉得,对所谓‘小’的关注(也就是说不是什么恢弘的社会命题或者历史视野)并不意味着她的写作止于‘小’本身,更不是对自我的沉湎。 用诗歌谈论‘最小的毫末’是一种诗艺策略。

  
 

   她是在以一种向内的努力去接近更高一层的真理,比如词语,比如生命。

  
 

   哪怕到了晚期,她的诗歌里充满了‘负面’的想象力,有了越来越多不‘甜美’不‘浪漫’的暴力和死亡景象,我们不停读到不完整的、分裂的身体想象,但是正是这种无序、暴乱的诗歌世界让读者格外体会到一种向上的升腾感,以及其中的凌厉与柔软。 某种程度上,这是现代诗歌的伟大理想的呈现,就是在常识之外,承担揭示生存真相的任务,锻造一种丰富敏锐的感性。 ”其次,是她的诗歌创作有一种表达的焦灼感和烈度。

  
 

   可能有的读者会觉得她的诗歌意象重复率特别高,有很多高频词,而且好像反反复复一直在写一样的体验。 但是汪天艾觉得,她的重复当中是有递进,有浓缩,有微妙但决定性的变化的。

  
 

   而重复本身就是她想要对一些她心中最重要的东西不停确认和靠近的方式。 她确实有很罕见的诗歌天赋,说实话无论是她19岁时候写的诗还是她日记里随便涂抹的句子,都是炫目的天赋。

  
 

   她整个生命都是一个被诗歌点燃的故事,但是写作不仅依靠的是缪斯的光临,更是背后的辛劳。

  
 

   诗歌对她而言既是烈火,也是修辞练习。

  
 

   因为她是一个非常勤奋、智慧、耐心的读者。

  
 

   她有很厚的摘抄本,她给它起了名字叫做“词语宫殿”,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文学作品的摘抄,有时候是句子,有时候只是词语,除了西语,还有大量的法语英语等等。 读她的日记你会发现她每天都有阅读计划,在这样不稳定的精神状态下,也许不是每天都写作,但是每天都在阅读。 在她的私人藏书中,几乎每一本都划了各种颜色的线,还做了铅笔的批注。 比如在某一本鲁文·达里奥的诗集里,她画出一节“有一天我颅骨里/感受到精神地震,像从一座水晶巴别塔/突然坠落”,在旁边用铅笔写上Sí。 她的诗是词语在互文性基础之上的混居她用各种不同文学传统的砖石在纸上建造家园。

  
 

   她在写作的时候,经常用一整个晚上想一个恰当的形容词,用不同颜色的粉笔把不同的选项写在墙上,尝试哪一个最好。

  
 

   也会把零散的诗句用打字机打在卡片上,然后剪开,互相拼凑,互相遮蔽,看看怎样最好。

  
 

   像她自己在日记里写的:“我喜欢准确的语言,恰好的词语,喜欢每样东西都正确,令人害怕地清楚可见,像诗歌里的字母从纸上立起来那样。

  
 

   每一样都不可取代,不可随意替换。 ”她心中是有一个信仰的诗歌的原型的,她曾经给她的编辑解释说,自己所创作的体裁,不应该叫“诗歌”,而是一种“靠近的尝试”,西语叫aproximacion,因为她写的每一首诗都只是对“大写的诗歌”的靠近。 讲到皮扎尼克一定避不开的,是她与死亡。 她在36岁时自杀,此前也有过好几次未遂的尝试。 从生平上来说,她的死亡是绕不开的一个点,但是这种自杀的诗人、“被诅咒的诗人”的个人神话有时候可能会遮蔽掉别的东西,尤其是遮蔽掉她的勤勉和勇气。

  
 

   这次中文版的诗集在扉页上有一句摘自她书信集里的话,是我们这本书下印厂之前最后时刻加上的,她写道:“总之,我想在一切终结的时候,能够像一个真正的诗人那样说:我们不是懦夫,/我们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 ”这是她在一九六几年的时候写的,时态用的是条件式,是表达尚未发生的希望。

  
 

   加上这句话在扉页上,我心里其实保留了故事的另一半,那是她自杀前写的最后一封信,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寄出去。

  
 

   在那封信里,她用过去时写了一句:“我们不曾懒惰/我们做了所有能做的”。

  
 

   我觉得这两句话加在一起,真的讲出了那些可能被她的自杀结局盖过的东西。 作者简介:阿莱杭德娜·皮扎尼克(AlejandraPizarnik,1936-1972)拥有俄罗斯和斯拉夫血统的犹太裔阿根廷诗人,1936年4月29日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

  
 

   自幼长期受失眠和幻觉困扰,药物依赖严重,少女时代开始接受精神分析。 19岁出版第一本诗集,青年时代旅居巴黎数年,曾在索邦学习并翻译法国诗人的作品,与帕斯、科塔萨尔等作家建立了深刻友情。

  
 

   曾获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年度诗歌奖一等奖,美国古根海姆和富布莱特基金会的资助。

  
 

   生命最后几年因抑郁症和自杀倾向多次进出精神病院,1972年9月25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吞下50粒巴比妥类药物去世,时年36岁。 汪天艾西班牙语诗歌译者、研究者。 供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任《世界文学》编辑。 北京大学西班牙语文学学士,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比较文学硕士,马德里自治大学西班牙文学博士。

  
 

   译著有《奥克诺斯》《爱与战争的日日夜夜》《印象与风景》等数种。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昆明融创文旅城精心奉献大观楼3D灯光秀精彩上演
  友情链接
涿鹿教育信息网搜鹿网涿鹿好帮手网中华资源库橡皮网
学校概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校长寄语
河北涿鹿中学 2015-2018 @ All Rights Reserved